0

关于以前写了一个开头的小说

Posted by Elias on 五 2, 2008 in 梦中的迷离故事

以前曾经写过一段关于超能力者之间战斗的故事,可惜没能写完,而且我也不认为我会继续去写。当时觉得未来的人类总会有一些现在的人所不拥有的能力,不管这些能力是来自科技改造也好,或是人类自己的变异也好,成天在各种各样的辐射下活着,总会多少产生一些不同吧^_^那么去想像这些不同,然后描述这些不一样的人之间的争斗好了。说起来题材算不上新鲜,美剧都有Heros系列、超人总动员等等讲超能力人群的,不过这类问题仔细想想或许也有点意思。

比如有和猫猫狗狗对话能力的人,让城市的流浪猫狗们帮着找人那应该是不在话下,比菜市场的小贩强上不知道多少倍,起码小猫有个随便什么洞就钻过去了,人怕是不行吧。再问问家庭宠物知道的事儿,那不管家里多大官儿的秘密怕是都保不住。只是有这样能力的人又会如何看待流浪猫狗的生活呢?我想恐怕多半还是把自己拥有的一切拿出来尽量让这些动物过得好一点,于是其本人恐怕也会一贫如洗和流浪汉差不多。

再比如拥有超级听力的人,利用监听人们心脏跳动速度的变化,有坏心眼儿的人或是说谎的人,应该可以很容易就识别出来。那么敌手就远距离狙击他吧~可是如果超级听力能够超远就听到像是枪支上膛的声音呢……好复杂啊。

当时设计的其中一个主人公拥有改变人们记忆的能力。仔细想想觉得是很可怕的能力呢。如果将所有不好的回忆压到一个人身上,怕是大多数人都会被瞬间击倒,任能力如何也什么都做不了了吧;而如果将好的回忆赐给一个人,大多数人应该也能振奋起来、信心百倍把事情做好吧。

问题在于,如果我有机会去掉心里那些痛苦的回忆,我会选择去掉吗?想想觉得自己应该会在犹豫了很久以后选择保持现状。毕竟没有无意义的经历,一切好的、不好的过去形成了现在的我,而一个执着的人又怎么可能放弃自己呢。像是《香草的天空》里面如此痛苦的回忆,主人公仍然是坚强面对了。

写故事时,我设计的主角中的主角,其能力是“顺势”,也就是因势利导,将不利的形势慢慢转向产生好结果的趋势。看起来似乎是很弱的能力,毕竟对眼下的紧急劣势没有什么办法,只是考虑到蝴蝶效应,形势的变化怕也很快吧~因此,去做能掌握形势的强势之人吧^_^

PS:当时会创作这样一个故事背景,恐怕很大程度上是受到富坚义博的《猎人》系列的影响。可是富坚这个大懒蛋,居然没有画完就不画了……从此似乎我再也没有追踪过没有出完的漫画系列了……

 
4

食堂晚饭两事小记

Posted by Elias on 十二 7, 2006 in 梦中的迷离故事

去食堂晚饭路上,看见学校四面都是落地玻璃的舞厅里在开瑜伽课,满满当当,温柔阵阵。我琢磨着没准什么时候里面上课的人就能看见个人(或者多个)把脸贴在玻璃上,与玻璃亲密到五官变形为猪之一族的程度。倘若这么干的是个小孩,那么人们可能会说:看呢,多么天真无邪,追求美好的小孩子啊。倘若是个大人,人们可能会说:哎呀,瑜伽都没见过,真老土、真没品~倘若站的是个博士,人们会说:咦?和尚看姑娘练瑜伽不犯戒么?

在食堂,我跟大师傅说:打一份炒豆干。结果大师傅没理我。我聪明伶俐地一指——要那个。大师傅把菜扔我盘子里,我一看收了我三块五。当时就急了嚷上了:哇噻,一份豆干三块五,还让不让学生过了,最过分是这豆干还长得像红烧带鱼!!(声音小了点)而且味道也像红烧带鱼。(声音更小了)哦……好像就是一份红烧带鱼。呵呵,吃带鱼也不错,师傅您先忙啊~

 
1

转贴《和博士后谈恋爱》

Posted by Elias on 十一 5, 2006 in 梦中的迷离故事

转贴自:新华四川·缤纷校园 ,通常我是不在博客转贴东西,今天破个例^_^

很多女孩子发过这样的牢骚:说有些博士生、博士后读书读成了书呆子,一点浪漫都不懂,和这种“高智商”人物谈恋爱很没劲。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的女友小妍最近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一个博士后,小妍是个喜欢浪漫情调的女孩子,不知道这场爱情的结果如何。

过了一段时间朋友聚会,都迫不及待地打听她的男友。小妍哭笑不得地讲了这样一件事:约会几次后,两个人感情日渐深厚,但仅仅是吃吃饭、看看电影,没什么特别的表示。

一次吃过晚饭,博士后送小妍回家,路过一家花店,小妍别有用心地走进去,看看这朵,又嗅嗅那朵,博士后耐心地跟在其后。

终于,小妍拿起一束红玫瑰,一脸娇艳地问男友:“好看吗?”博士后老实答曰:“好看。”小妍再次诱发地问:“真的好看吗?”博士后肯定地点点头,仍无任何行动。

小妍终于忍不住提示他:“我也觉得挺好看的,而且非常喜欢。”

博士后十分诚恳地说:“喜欢那就多看会儿。”

【PS:我又在试图学周杰伦的新歌了,天知道最后能否学会。】 【PPS:还好文章第一句用的是“有些”~】

 
3

梦的第二季

Posted by Elias on 七 31, 2006 in 梦中的迷离故事

现在连续剧都流行一季一季拍,我现在也进化到做梦能一季一季做。

几个月前做过一个到某个不认识的地方上中学或是大学的梦,梦中也有一些中学同学出现,当时这个梦倒是没有什么特殊,大概情节是开学适应新环境吧。昨晚居然接着把这个梦做了下去,梦见开学数周后回家度周末又返校的情景,在宿舍跟同学聊天,接着出现了真实感颇强的情节——第二天或是当天下午,我居然忘记了当天的课表,只好跑系里展板去看,刚到展板前就遇上了真实世界里我的中学同学里某个已经结婚了的姑娘,她吃惊地告诉我,我该上的某某课刚刚开始,我快点去还来得及。就这样的情节。

特别之处在于两个梦相隔时间不短,却觉得环境和内容十分连续。让我觉得好像真的有平行世界,我醒着的时候在现在的世界,睡着的时候能感受到平行世界,两个世界的时间流转的速度不同,不同世界里的人既是我、又与我有所不同。怎么说呢,就像《蝴蝶效应》里面同样的主人公在不同的结局里似的。觉得挺有意思的。

 
0

睡到自然醒以后

Posted by Elias on 七 24, 2006 in 梦中的迷离故事

觉得好像回到了1987年的晚上,一起出来玩的伙伴们都纷纷向我告别,回到了他们的家。我站在十字路口,四面都是红灯,忽然之间忘记了回家的路。

 
1

功夫的故事

Posted by Elias on 七 22, 2006 in 梦中的迷离故事

话说某天木无邪看玄幻小说入了迷,也想整个武功练练。别说还真算得上颇有慧根,据传木无邪小时候跟着大人练气功的时候,一周就能练到异香阵阵。现在捡起家传的先天自然功,进境当然是颇为迅速,2个月就能做到方圆1米之内威压滚滚而来的地步。木无邪不但心里高兴,也有点洋洋自得,自然是越加勤勉、练功不辍。

没想到有天早晨例行练功,被木无邪的家慈大人遛早给遇上了。老人家看着儿子虎虎生风这个劲头,忍不住大摇其头,叹道:人家都是练功到强身健体或是图个天人合一,你倒好,生生练了个傻气直冒……

 
1

饭票的故事

Posted by Elias on 四 14, 2006 in 梦中的迷离故事

话说木无邪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流传着一个说法:大一女生谈恋爱是因为没了管制要刺激;大二女生谈恋爱是因为大学生活太无聊;大三女生谈恋爱是为了攀比;大四女生谈恋爱是为了找个饭票。最麻烦的就是身在大三、心在大四的,一为攀比二为饭票。

结果木无邪同班的某兄弟考虑再三主动投身此饭票事业,亦取得饭票一词作为雅号。偏偏此兄姓氏特别,现在大伙一开口就是:呦,宋饭票来啦……谁说的!这年头都改饭卡了!


前一阵机缘巧合下,看了一个博客,结果整理为此文安抚无聊生活。记录下该博客的链接以示纪念:子时——你拥有你的,我拥有我的姿态

 
0

无邪的小手

Posted by Elias on 四 4, 2006 in 梦中的迷离故事

木无邪有个挺让人挠头的问题——作为一个男孩子,他的手相当的小,小到这双手只会让人联想到一个娇小温柔的女孩子。如果说,小时候学写字握不住笔、打球的时候难以控制住方向、用电脑握鼠标的时候觉得不自在等等,这些都不算大问题的话,那么这双小手还是给木无邪带来了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小手不擅长抓住机会。

木无邪总觉得自己的好运气都从身边溜走了。先是出现一个美丽的开始,却因为手太小而不能抓住,最后百般周折而一无所获。当然,木无邪的运气也还没有到背到姥姥家的程度,难免有些好运气就那么直冲上来,把人撞的眼冒金星、晕乎乎的,躲也躲不掉的那种。只是这一次,木无邪喜欢的这个女孩不可能撞过来,小手偏偏又是那种抓不牢的。因此,自然而然的,木无邪又一次失恋了。


后记:今天晚饭过后血液全部集中在胃部,昏昏沉沉之际,一个小火花闪过,勉力记录了下来,就成了这样子。

 
5

感觉与错乱

Posted by Elias on 一 30, 2006 in 梦中的迷离故事

终于获得了难得的几天休假,可以在生活的碾压下喘上一口气。走下专线汽车,花灯和扰攘的人们侵入我的视野,像是触动了某一条神经,使它忽然跳跃了一下,把我和这人群拉远,在不及的远方看着自己没入圣诞庆祝的气氛。像是在坚持着什么,我支持到圣诞晚会的最后,让视线滑过每一个节目和每一盏花灯,仍不能突破包围的玻璃,不知道自己是在看瓶子中的迷你布景还是自己也在这布景中被观察着。

在度假村中轻轻地漂移,听着喧闹的人群声,有一半的自己被吸引、一半的自己在抗拒。周围的气息又重新聚拢起来,感觉自己由稀薄一头撞入了浓密。氛围的中心是一个负责卖游戏币的女孩子,戴着精巧的红色圣诞小帽,圆圆的脸,睫毛像是把眼中的明亮放射到周围,把一切变得柔软、清凉。女孩忙碌着,时常手忙脚乱到掉了头上的小帽匆忙得不及捡起。有一种快乐的感觉袭来,也许,我是所有等待购买游戏币的人中最不着急的一个,我的快乐写在脸上,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到。

跳舞机上,站着一个纤巧的女子,紧凑的长靴、白色的轻便冬装、白色的圆圆扁帽,像是一朵向日葵骄傲的。我加入她的游戏陪她一起闯关,带领她挑战新的难度;每一次过关的时候,可以看到她的笑容,就如映照着我的微笑,融化了某种透明的东西。不觉时间流过,女孩向她的家人讲述游戏的快乐,回头指指我,向我报以一个微笑,仿佛提醒夜幕已缓缓降下。我想,又是说再见的时候了。

回到自己的世界里漂移,搜索周围想要治疗饥饿。选择Starbuck最普通的面包,配上同样普通的热可可,在金发碧眼的人群里穿过,收银员拢好几缕不大听话的褐色发丝,瘦弱的身形、淡淡的雀斑、半长的头发、轻轻的语音,温柔得就如我一般在人群中格格不入。用手机留下我们的合照,就那么自然地攀谈着,好像很久以前就已经见过。一切都停止了,我不再知道我为了什么来到这里又会在什么时候离去,只剩下我和她就这样聊着……聊着……


补记

记忆太过错乱,我清楚我去的度假村里不可能有Starbuck,我的手机也没有拍照的功能,回忆过滤了不好的事情,却也总有不开心的事情怎么也忘不掉,混乱地拼接到了一起,留下似曾相识的感觉。前一阵看了Nicole的Blog,忽然想到偶尔也把这样的混乱记录下来,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想要这样,就这么真的开始记录下来了。

Elias的邪异门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京ICP备10013669号 瑞豪开源提供VPS)Theme design by Laptop Geek.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