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早晨的梦

Posted by Elias on 四 24, 2006 in 匪夷所思的平淡生活

早晨睡得不是很沉,做了一个有意思的梦:

梦到我和晖晖还有晖晖的老婆三人组队,参加一个复杂的问答比赛。比赛一开始,竞争对手抢先回答了一题,接着我就彪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办了这一阶段的所有题目,抢题速度没有给对手任何机会。

现场气氛很HIGH,于是主持人提议加入才艺表演,对手有唱歌的有舞蹈的,给我们很大压力。我们队最后出场,我直接随着音乐跳入场中开始HIP-HOP,连续施展风车、HEADSPIN等疯狂技巧,倾倒全场。

后续比赛开始,我却像傻了一样,再也没有对比赛有任何反应。晖晖像是对我的状态习以为常,夫妻同心,发挥超级稳定,对手抢一题我们就回敬一题,没有让对手缩小差距。自然,最后我们赢了。

而我,沉浸在我的思绪中——现场激情洋溢的我,和平时安静的我,到底哪个才是我呢,又是为什么我会一时变成不同的自己呢。就这样沉浸着,直到比赛结束我醒来。

(一直很怀念当年中学趣味运动会上,晖晖和我不需练习自然就两人三足能完美配合的旧事。可惜后来我们身高的差距变大了,我也胖了,再难组队了。)

 
0

痞子才可爱

Posted by Elias on 四 16, 2006 in 无责任乱弹

现在徐静蕾、韩寒的Blog据说非常之火,不少人给琢磨理由,上周我一个同学总结到:因为徐静蕾当年是女痞子。消息真假不论,但偶非常认同这个说法,韩寒不是自称小混混么,再往远里说,历史悠久的痞子蔡不也号称自己是痞子么。总之大家喜欢痞子,做痞子少不少顾忌才显得可爱,做痞子才能够张扬吸引群众。

不过话说回来,不能做全职痞子,否则还没等可爱呢,没准就叫公安部门给平了。

 
0

再一次《挪威的森林》

Posted by Elias on 四 15, 2006 in 匪夷所思的平淡生活

今天偶然找到版本很好的电子版《挪威的森林》,因此又挑其中的部分段落看了看。今天猛然发觉我忽然有了一部分与绿子的精神相像的地方,以前仅仅会觉得自己跟渡边像。这样看来,没准儿我不需要找到我的那个“绿子”就能够自足地生活下去。

 
1

饭票的故事

Posted by Elias on 四 14, 2006 in 梦中的迷离故事

话说木无邪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流传着一个说法:大一女生谈恋爱是因为没了管制要刺激;大二女生谈恋爱是因为大学生活太无聊;大三女生谈恋爱是为了攀比;大四女生谈恋爱是为了找个饭票。最麻烦的就是身在大三、心在大四的,一为攀比二为饭票。

结果木无邪同班的某兄弟考虑再三主动投身此饭票事业,亦取得饭票一词作为雅号。偏偏此兄姓氏特别,现在大伙一开口就是:呦,宋饭票来啦……谁说的!这年头都改饭卡了!


前一阵机缘巧合下,看了一个博客,结果整理为此文安抚无聊生活。记录下该博客的链接以示纪念:子时——你拥有你的,我拥有我的姿态

 
2

最喜欢的网络歌手——弦子

Posted by Elias on 四 13, 2006 in 匪夷所思的平淡生活

偶然的机会,知道和潘玮柏一起唱《不得不爱》的女生原来叫做弦子,是个网络歌手。下载了她的专辑《醉清风》,非常喜欢——喜欢那种音色和音乐气质。恐怕应该说弦子对我的吸引力至少和老大Fans香香的程度差不多。

 
1

红色关公

Posted by Elias on 四 11, 2006 in 匪夷所思的平淡生活

上周某天午休时被迫陪同事转了一下潘家园市场,于是得到了下面这张照片:《红色的革命关公》。

 
0

重要的事

Posted by Elias on 四 11, 2006 in 匪夷所思的平淡生活

有时懒惰难免觉得有的事是别人的事,无关自己的责任而放任不管。可是多次沉痛教训后,我才明白却还没有记住:如果一件事真的很重要,不管是谁的责任谁的过错,都得主动勤勉地将事情推向好的方面,直到真正大局已定的时候。(于2006年4月11日0点43)

后来,今天,就赶上挨老板批评了。

 
0

被梦气醒

Posted by Elias on 四 6, 2006 in 匪夷所思的平淡生活

早晨一不留神梦见一只吊儿郎当、浑浑噩噩、不知所谓的兔子,居然把我气醒了。见过梦中惊醒的,气醒还是头一次。

 
3

转笔的传统

Posted by Elias on 四 5, 2006 in 匪夷所思的平淡生活

话说现在英语课班上有个大学同系的师妹,今天偶然注意到其还保留这转笔的传统,听课之余转个不停。于是我也试着重拾此故技,虽不太熟练了但也还没有全部忘光。一时间,班上只有师妹和我两个人一边听课一边转笔玩,觉得似乎整个一个班只有我们俩个人与别不同。当然,这显示是错觉,其实大伙都一样。

这个转笔的传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有时候是个不太认真的人,从来也没有去认真考证。有的说这是北大的传统;也有人说这是学数学或者学纯理科的人传统;比较离谱的说法是以北大数学系所特有,最后流传出去;当然也有说全国上下在年轻时代一起玩这个的。

转笔的策略也各有不同,平时交流的结果就是互相攻讦,纷纷自称正宗而莫衷一是。由此可见,转笔业已成为相当普及而且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健身运动(据说对手指灵活度有好处)。

我个人考虑兴起这一活动有以下几个可能: 1,当年大家没钱都用铅笔,一旦转着玩就可能失手掉地上让铅笔阵亡,转笔的兴起是因为大家喜欢体会这种患得患失的危机感; 2,后来大家有点钱了用钢笔,有时候买到劣质产品不下水,于是转转就好; 3,某人使用圆珠笔,质量奇好,为了显示不怕摔而开始转笔以示炫耀; 4,实在是无聊的紧,手头有笔就只好转着玩了……

总之呢,今天回忆起这个玩艺的结果就是水笔变得过于畅通,以致快要把记笔记用的纸阴了一大片。

 
0

《霞飞路87号》

Posted by Elias on 四 4, 2006 in 匪夷所思的平淡生活

因为喜欢《独自等待》而开始喜欢的HIP-HOP组合“黑棒”,喜欢他们的歌,唯独这一首,虽然喜欢,但初听的时候,每一次都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像是纸片一样被慢慢撕碎、粉碎,变得雪花一般飘散四处。

附送一个参考链接:霞飞路87号

Elias的邪异门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京ICP备10013669号 瑞豪开源提供VPS)Theme design by Laptop Geek.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