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原来“马无夜草不肥”

Posted by Elias on 八 31, 2006 in 匪夷所思的平淡生活

这几个月废弃好几条裤子,本来百思不得其解,咋这腰围就跟吹起来的似的。这事郁结于心,久久不能忘却,经多方亲友的考察分析,认为跟缺乏锻炼和生活不规律有很大关系,特别重要的是可能晚上补充营养太多而来不及消耗。

仔细回想,每晚要么玩要么学,虽然呆坐不动,也是不亦乐乎,只是睡前补充几个水果而已,还不是为了能补充点维生素么……大伙说,水果这东西糖分大,我这样是“马无夜草不肥”啊……这个……虽然都说晚上8点以后如果要保持身材就不该再吃东西了,可是饿着肚子睡觉也是不爽啊……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咱可以睡前补充维生素又丰富、热量又低的——蔬菜,比如水煮芹菜、啃俩萝卜什么的。。要不还是饿着吧。

昨天推断家里电脑有时硬盘灯长明而启动不起来是内存的问题,于是把两条内存在3个内存槽上插了拔、拔了插、掉换顺序,充分排列组合之后,终于发现了一个好用的组合,终于,困扰近一年的电脑启动问题解决了^_^

 
3

讲讲“不求甚解”

Posted by Elias on 八 20, 2006 in 无责任乱弹

三国里讲诸葛亮的有一段说诸葛亮“好读书不求甚解”,似乎是水镜先生介绍的词儿。小时候不太明白,“不求甚解”咋就变成牛人了呢,通常都是提倡把问题搞透搞明白的嘛。现在想想“不求甚解”的含义可是有点深了:

第一呢,不求甚解其实是领会精髓,也即弄清楚其中的主要原理,所谓“把书读薄”。这说明诸葛亮同学有很强的归纳能力,能够一目十行,迅速归纳出论文的核心观点,并且为我所用。 第二呢,能够不求甚解必须对领域知识背景有完整的了解,否则不求甚解会变成根本不解。在阅读时如果对主要概念和主要观点弄不清楚,还是必须查询有关文献的。诸葛亮同学如果能够流畅地不求甚解,那么说明他对政治学、经济学、管理学、军事学都有全面的掌握。 第三呢,道理是死的,应用是活的。对书本上的理论和事例背个滚瓜烂熟也不过是个死读书、读死书的货。不求甚解则必须根据当时当地的具体情况特点,灵活地运用原理的最根本思想,实现因地制宜、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这样看来,一句“不求甚解”还真是勾勒出了一个出色的博士研究生的牛人形象,从而初出茅庐而定三分天下计,创造火烧新野等著名战例,真乃牛人也~

 
6

目前主要光顾的几个日料店铺

Posted by Elias on 八 18, 2006 in 匪夷所思的平淡生活

不知怎么就开始喜欢吃寿司了,也许跟喜欢吃榴莲和海胆是同一道理。以下把我考虑会去的几家铺子列举一下。事先声明,偶只是一个穷学生,比较高档次的是不怎么考虑的了,而且基本上偶中意寿司>刺身>其他。

以前常在每月下旬的中午时段去元绿,那是梅竹碟半价的时候,主要是图蟹籽寿司,这个在前面的Blog里面也提到过。原来还可以顺便三文鱼寿司一下,不过现在好像升级成红碟了,就没有折扣的待遇了。而且其他兄弟姐妹们反映现在的元绿很一般、相当一般,所以以后可能不会再考虑去这家了。

现在较常去的有两家,一家是海淀南路的水榭坪亭,68元自助的刺身每种限点3份,不过应该也够吃了;寿司的品种则比一般的68元自助的地方更为丰富,大约有10种以上,吃寿司较为推荐;68自助还包括好多人喜欢的烤鳗鱼。对我来说,中午去是很好的选择。中午有专用的菜单,包括几乎所有种类的寿司以及多种定食(通俗讲就是套餐啦,主食加上泡菜、蛋羹、沙拉、汤等组成一餐),最强的中午专用的内容都有6折,单点则8折。就我的情况来看,一份定食正好比吃饱还稍微饱上一点,我通常选择什锦寿司定食(主食是10个不同类别的寿司,有三文鱼的,没有金枪鱼的),折扣后34;刺身定食折扣后则是48左右;也有折扣后便宜到21元的定食,不过我通常不会点猪排之类的东西,因为我个人并不觉得日料的熟的肉食有多好吃。中午提供的寿司是算是中午特供而不算单点,这样大多数的寿司都是7-9元,不过没有弄清楚是一个还是一份的价钱。基本上我在考虑以后不去元绿,想去元绿的时候改为水榭坪亭,反正都是中午有折扣。

另一家是江织田料理,离我家非常近,68元自助就提供不限量的、种类较为丰富的刺身以及很多人喜欢的烤鳗鱼,是个吃刺身的好地方,寿司的水准虽然我觉得不错,但是68这个档的可选类别不算很丰富。对我来说更有意义的是可以凭学生证(大中小学或研究生的都行,但是同一桌的必须档次相同,所以必须都得有学生证才行),选择50元档次的自助来吃,不过刺身会变成只给特定的3片,寿司则缩水不大。没机会吃别家店中午折扣的时候,可以考虑晚上来这家吃。

最近听说五道口影院附近有家叫“新千鹤”的料理,中午提供20元的寿司自助,不知道便宜到这个程度的寿司还能剩下什么东西,打算什么时候去侦察看看。结果辛苦跑了一趟发现那家店早叫周围的韩国店铺给挤没了……

 
2

《亮剑》无感

Posted by Elias on 八 13, 2006 in 无责任乱弹

说起来《亮剑》老早就热播过去了,只是因为上周左右,偶然有机会和一群人与某敬爱的院长聚餐,院长谈起《亮剑》,对李云龙的精神颇为推崇,几句对李的点评颇引人兴趣。后来就干脆找来全本的《亮剑》连续剧看了一遍,本篇题目说是无感,缘由只在懒得写而已。主要目的还是记录如下的事实:

就是片中如果排除了童蕾所演角色的小布尔乔亚气质的话,应该说和我年轻时某段时间中预期的未来妻子的外观带来的感觉相似程度非常之高——特别是——耳根和颈项处的线条已经可以说是完美的——难得啊难得~记录与此的主要目的在于腾空头脑的内存空间,好放别的事——也即明确相似度高不高这事其实和我也没什么关系。就这么回事。以下附上照片一副:

本篇本来是应该这么写的:看《亮剑》印象最深的地方在于片中所言“一支部队的精神通常与部队的首任指挥官一致,即使该指挥官后来离开了这支部队,这种精神也会传下去……”我感到,不只是部队,很多其他的组织机构其实也应该是这样的。这种情况,是一件值得认真思考和应对的事。

 
2

恐怖的出生率

Posted by Elias on 八 7, 2006 in 无责任乱弹

今不知哪根筋不对,忽然想到忧愁一下当今孩子们的恐怖竞争压力的问题。比如现在中考、高考都跟拼命一样,孩子们的学习也没有多少乐趣不说,将来找工作什么的都是挺头疼的(好像我们这拨已经在头疼了)。

按照本人简单质朴的思路,竞争压力大肯定是竞争者太多,也就是那几年孩子生得太多了,这也好办啊,主动晚婚晚育避过这个风头就得了呗。为了确认需要晚个多少年才能错过高峰期,本人刻苦地搜索了一下,发现了俺们中科院的成果之一——科学数据库项目,其中包括了关于人口的统计内容,具体地址在中国自然资源数据库

这一查之下,颇为抓狂,原来咱伟大祖国的生育高峰正好在81年到90年,而我呢,赶上了一个头,如果非要把尾巴蹭过去,基本上得比一般的同龄青年晚上10年左右生孩子……这个……较为点背的说……

不如放弃考虑这个问题,像又又休说的那样练练文学式语言表达——去掉所有关联词、多加定状补以及适当调换句子顺序。嗯,“宇宙超级无敌撑得像是胃里在发生着核聚变。是一顿饭?两顿?很多顿?无数顿?一杯扎啤絮絮叨叨、骂骂咧咧一把抓到人的头发,一张晶光闪亮的扎啤脸毫不客气地凑了上来——彰显着答案就是它。铃~~店里的电话忽然蹦跳个不停,来电显示号码是八个减号:‘嘿,老兄,就知道又是你打来了,这个时候也不会有别人吧。说起来我刚刚解决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呢,一杯扎啤啊……真的……一杯会套辞的扎啤啊~’”

呵呵,文学式表达倒是蛮有意思的,就是使用起来颇费精神有些、一点、相当不爽。

Elias的邪异门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京ICP备10013669号 瑞豪开源提供VPS)Theme design by Laptop Geek.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