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共勉下个十年

Posted by Elias on 一 11, 2010 in 匪夷所思的平淡生活

泡开心网已经挺久的了,早过了玩小游戏的阶段,登陆上去也就主要就是为了看看朋友们的近况、看看转帖的八卦。这八卦看着看着,觉得似乎舆论导向认为80后、90后、00后是越来越非主流、越来越不靠谱。我自己算是80后最前头那一拨的,当然不乐意承认自己不靠谱,也就难免琢磨琢磨问题出在什么地方。答案其实也很容易发现——现在年轻的人们是有点迷茫。

好吧,什么是“迷茫”?我觉得说的是那种不知道自己真正想做什么、怎样做才是“对”的那种状态。其本人通常不会承认自己没有理想,觉得自己心中还是有一片想要追逐的美景在。但如果这种“理想”脱离了一条能够到达的路径(或许短些,或许要漫长到一生的时间,但总归应该是能够到达的),那其实不是理想就是梦想了。于是即便现实生活丰衣足食、前途宽广的时候,我们心里仍然可以觉得“这不是我想要的、不是我想要的”。这时“踏实”的孩子一般会选择压抑自己的内心,尽力去做“应该做”的事,其中不少有才华的家伙也仍然可以做出相当不错的成绩。只是我总觉得里面带有太多“勉强自己”的味道,效果比自己心甘情愿的时候要差得太多了,实在是有些浪费才智的嫌疑。当然也有像我这样比较“拧巴”的人,就把日子过成了这样:大家都在努力学习的时候我在试图搞对象,大家都在努力工作的时候我还窝在那读书,大家已经脚踏实地解决了对象问题的时候我又翻回来琢磨事业。^_^这么个折腾法当然每一样的结果都不会太顺当,离一般师长认为的传统意义上成功年轻人的标准肯定也相去甚远。

其实迷茫本身不至于算是问题。我父母那一辈年轻时赶上“上山下乡”十有八九也是够迷茫的,后来倒基本算是挺过来了。也许迷茫是年轻时代的一个必然阶段,展现的是对自己价值观的建立、确定和追求。问题在于这年头迷茫的时间有点儿太长了。前些年我帮导师面试新研究生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过来的学生对为啥要读研、读博几乎都没有认识,对即将面临的状况也没什么概念。结果入学以后很快无论精神面貌和工作表现,都得说有点儿差强人意。我也认识一些工作的“小朋友”,在大学毕业时随大流杀入了公认还算不错的企业,在直属经理的翅膀保护下躲避了大企业的复杂纷争,勤勤恳恳地干活、加班,却觉得自己越来越空虚,离想要的生活似乎越来越远。“小朋友”都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要什么,那即便随后按照标准模式跑出来读了MBA又能如何,结果十有八九是再次毕业后又一次随大流卷入加班折腾、没有自己的人生、感觉所做的事没有意义的死循环。

以前一般认为,大学阶段是完善人生观的最后时期。按照这样的标准,我可是足足多迷茫掉了好几年的青春时光。听起来有些可惜,不过至少现在是明白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心里也有了一份预期和规划。我中学时代的班主任曾经说,大家获得的成绩要在大学毕业十年以后再来看,更早的状况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以这样的十年算来,我手中还有充足的时间可以利用。其实又何必在意和别人的比较呢,只要找到了自己的路,靠谱地、踏实地做事,即便再等下一个十年又有什么关系。在此与诸君共勉吧~

× × × × × × × × × ×

PS:看看博客的存档就知道,以前我是每月至少写一篇的。虽然顾虑爹娘或导师没准偶尔也会来看看,有很多东西不敢写,不过毕竟这是一段生活的印记,一点痕迹没有就真的成为过眼云烟了。去年春节后在新加坡呆了一个月,一下就把这个规律打破了。当时因为不知道会短期在那还是长期,也就没有去建立新的朋友圈,每次下班以后都自己到处转转玩玩来打发时间。本来当时可以写的东西是挺多的,比如怎么寻找最好吃的榴莲,在大排档搜刮便宜又好吃的美食或者逛逛景点什么的。应该说正在玩的时候我是挺开心的。在蝙蝠馆碰上一对男的要留在新加坡读书、女的得回中国的情侣,姑娘都指着我跟他男朋友说:你看人家一个人都玩得挺开心的,你在这里也可以加油啊^_^ 可是一回到家里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又完全不想动笔了,觉得就算写了也不会有人来读,无论如何都没什么意义。。结果一停也就成了惯性,09年成为我写博客最少的一年,感觉自己的文字都似乎变得不那么流畅了。好消息是,现在我的状态回来了!

标签:,

 
0

北京Open Party小建议

Posted by Elias on 一 8, 2010 in 混乱的IT世界

北京Open Party是我很喜欢的一个非官方技术爱好者集会,不但主题有趣,氛围也很好。虽然不如新加坡、马拉西亚地区的BarCamp那样规模大,但质量绝对不输给他们。稍微夸张一点讲,Open Party是让我觉得北京的开源技术氛围称冠全国的一个重要原因。参加上次Open Party(会议代号:岩上)时,感到会议的时间安排仍嫌不够紧凑,就和组织者之一的田同学交流了一下,这里把他的回信贴出来,以便关心Open Party、愿意献计献策的高人们参与讨论。相信Open Party一定会越办越好的!

× × × × × × × × × ×

Hi 宋博士:

那天你说的是合理的。我们现在网上社区建立的很不到位。基本上不具备网上投票的功能,我们几个人已经商量在做了。我们会做一个简单的社区,用来管理在Open Party里面的人际关系。我们争取在下次活动前把这个应用搞定。

如果那个时候有了网络投票的基础设施,我们就会鼓励大家在线下提前投票。然后结合现场投票。

我们的活动最早是有一个集体Standup的,每个人只回答三个问题(‘名字’, ‘公司或社团’, ‘角色或者兴趣’)。这样一般15~20分钟就能搞定,而且促进大家相互了解。可是后来因为人越来越多就没法搞了。

现在的方式就是突出话题和拉票。因为现场的拉票可以锻炼演讲者在短时间内总结自己话题的能力。我们国内的开发者这方面的能力都有所欠缺。所以我们觉得这会是个有意义的环节。可是因为引导的问题,现在经常会时间失控,我们会着手解决。

方法可能包括:
# 你所说的增加一个计时的闹钟(或者锣),提醒演讲者注意时间,每个人压缩在1分钟至1分半种。
# 修改投票的方式,这个我们没有想好:
** 以前尝试过贴条和画正字,投票会很拥挤
** 还有一种尝试是最后一同投票,缺点是人家都忘记话题内容了
# 减少前面不容易受控的环节:
** 如新人介绍可以修改为只回答(‘名字’, ‘公司或社团’, ‘角色或者兴趣’)并多问几个人
** 美女时间剪短,因为不好控制
** lighttalk要限定将单一主题,不能一个人讲好几个问题。时间控制在每人2分钟以下
** 重量参与者时间也减去自我介绍,只需要介绍名字和背静就可以,主要是让大家脸熟就可以。时间控制在每人20-30秒
# 落榜话题的问题,我们最好给他们提供一面墙,约定自己的话题时间和小房间,如果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那里汇合。解决因此造成的现场的混乱,这次有很多朋友过来问我那些落榜话题在哪里。
# 活动的记录。我想我们可以鼓励大家多带DV并录像,如果不能录像就录音。我下次争取带DV。因为留下视频让没有参加的朋友享受是很好的。而且对于演讲者来说这也是一个宝贵的资源,可以提高他/她的满足感,也能帮助他/她纠正演讲中的瑕疵。
# 我们下次争取把结束时间提前到5:30,解决5:00以后参与人员散场太多的问题(这造成了对最后一轮的speaker不够尊重)

最后,希望宋博士能够在博客中把信中的反馈记录下来,然后ping back回open party的blog,方便更多的朋友能参与到这个讨论中。

2009/12/14 Elias Soong elias.soong@gmail.com

  大田你好,

  周末这次OpenParty中间休息时候我有跟你提过说建议增加会前的主题网络投票, 这样根据投票结果提前确定部分主要Session的房间安排,以便一定程度上压缩整 个会议时间。

  其实我觉得网络投票等形式是否有所帮助可以慢慢探讨,这次的主要感觉是主题很 有意思,但主题正式开始前的几个阶段时间没有控制好。

  记忆里,这次确定各个房间安排开讲时大约已经2点40了,后面每个房间安排了3个主题,大约总共又需要3小时左右,最后全部完成就接近6点了,而实际上一般5点左右就有人开始退场,这就不是很理想了。我觉得主持人可以有意识地控制场面,将主题的开始时间控制在2点左右,这样大致可以在5点左右完成全部活动,会是比较理想的。当然,不能说这是由于前几个阶段过于拖沓,应该说和这次活动开始的时间就有所拖延也有关系。活动最好还是按照预定通知,在一点钟正式开始,虽然每次一点以后还总是有陆续迟到的,不过毕竟他们不至于错过正式主题,应该影响 不大。

  仅此以供参考,致礼~

  宋

  –
  —————————————-
  Personal Site: http://www.elias.cn
  —————————————-

标签:

Elias的邪异门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京ICP备10013669号 瑞豪开源提供VPS)Theme design by Laptop Geek.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