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Hip Hop & Jazz 寒假班 第二堂 & 第三堂

Posted by Elias on 二 4, 2007 in 匪夷所思的平淡生活

第一堂的时候,我吃惊地发现大家开始正点上课了,以为这拨人改邪归正,不再迟到了。等我第二堂紧赶慢赶,怀着忐忑之心迟到10分钟赶到之后,发现第二堂多了好多平时来上课的人——所以——大家还是迟到依旧——包括老师在内……于是失算了一把。

第三堂是周末,我预计人会比第二堂的时候更多,结果又失算了一把——总共就来了5个人,将将够开课的。

我预计最近可能有大事发生,结果与大事有关的人没出现……

春节前后估计街舞班就停课休息了,因此买了个ipod shuffle2,自己给自己放音乐有空也练练。可惜东西到手后发现自己远远不如之前预计的有动力——耳机还是塞得耳朵太疼了。。想买新出的橙色版的shuffle来着,不过在电子市场没找到,只好还是买土了吧唧的灰色版本了。好用就得。反正以我的耳朵,只会觉得塞得难受,而不大可能分辨出来新老版本所带的耳机的音质区别。

说起来,我为啥老是一节不落地把街舞班的事记下来呢~这可是有原因的——我怕记错了节数,老师多收我钱^_^

 
0

Hip-Hop & Jazz 寒假班 第一堂

Posted by Elias on 一 31, 2007 in 匪夷所思的平淡生活

今天人好少,将将够5人开课的,或许传说中的寒假大家其实都仍然很忙、甚至比平时更忙。值得高兴的是寒假班从头开始培育基础,而不值得高兴的也同样是这一点——基础还是那么差。乐感和节奏是这样难吗?还是隐藏着某些诀窍呢。

其实知道所有事都得努力,特别是需要常练常新才会有进步。不止跳舞,别的事情也都是这样,即使有天分也是一样。按阳历算,新的一年的第一个月很快就要过去了,手头有好几件事都得抓紧才行。

 
1

Hip-Hop & Jazz 第三期 第四堂

Posted by Elias on 一 23, 2007 in 匪夷所思的平淡生活

这期老师发飙了,要求不要老学他,要随着音乐寻找自己的风格和舞步。不过动作都没记住,相当困难的说。这堂被折腾得很累,不想多说~

 
0

Hip-Hop & Jazz 第三期 第三堂

Posted by Elias on 一 14, 2007 in 匪夷所思的平淡生活

上周也去了,算是第二堂。不知道为什么,那节课非常地挤,加上状态不好,以至于我几乎就没学会新东西,甚至感觉比以前退步了。课程后半师傅请了一个林姓的老师,指导Hip-Hop基本功。感觉上基本功正是我最为缺乏的,可是……林老师教完以后我没能记住该怎么练……而师傅自己带的舞步太深,实在谈不上基础。也许我得依靠VCD了。

这节课可能因为很多学生都该期末考试了,人不多,得以站在老师身后学习。发现这个位置模仿老师十分容易——不必通过镜子的反射于是不用修改动作的方向,或许都可以说是最佳位置了。这节最好的事是师傅也开始重视教基础了,虽然基础在他身上教出来也会变得深奥得跟不上,不过毕竟是好的改变哪。

这节也是一个毁坏的时节,坐公车过去的时候被高跟鞋踩到把我的球鞋撕破了;上课的时候为了体会舞蹈的力度感又不幸扯了裤子。

唉,不写了,太水了~

在此感谢陈同学从芝加哥公牛队主场给我带的T恤,没想到跟我之前采购的板裤很配,几乎不大用装饰就很好~

 
1

外公去世了……

Posted by Elias on 一 5, 2007 in 匪夷所思的平淡生活

早晨惊闻,外公在昨晚忽然逝世了。似乎之前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不好,听说不慎摔到了一下。唉,83了,该算喜丧吧。

由于一些原因,无法去参与哀悼,心里烦的很。

 
0

Hip-Hop & Jazz 第三期 第一堂

Posted by Elias on 一 3, 2007 in 匪夷所思的平淡生活

师傅说一号这堂课又是新的一期开课了,不知道怎么算的,我明明跟第二期才完成2堂。看来管理有点乱啊~或许艺术细胞较多的人办事风格都这样,比较率性随意吧。

管他的,反正好消息是逐渐能够跟上师傅带的训练舞步了,也慢慢找到不让板裤拖地板的办法——与挽起来恰恰相反,不管它的话,有很大概率可以自然在鞋面上呆住。这次将头巾改为黄土高原老大爷式的系法,自我感觉不错,但是没有得到相关评价。

嗯,进步虽然有,可是差得还远啊。师傅不带的时候还是不知道该跳什么动作了。

要不要去跟即将到来的寒假班呢,也许把集中的时间用来写论文更明智点~

 
0

Hip-Hop & Jazz 第二期 第二堂

Posted by Elias on 十二 24, 2006 in 匪夷所思的平淡生活

上周碰巧买上了德云社的相声票,然后碰巧赶上老师跑外地演出,停课一周,于是和相声不冲突了^_^这周本来组织羽毛球,并且打算顺道向晖晖夫妇打听点事,然后课忽然改时间和羽毛球冲突了,然后的然后老大忽然不巧感冒了,于是一切活动被迫取消,继续上课去……

最近忽然发现我好像是班上年纪最老的家伙了,其他基本都是大学生、中学生……于是淘宝上定购头巾两条、金属裤链一条继续装饰上课装备,企图继续蒙混~大家很给面子,对我的新装扮统一评价为“有点不一样”……另有小同学说红色头巾以头带的方式绑上像日本武士——失败啊~

平时缺乏练习,这堂明显觉得体力跟不上。

上篇博客提到的姑娘这堂很有意思,这堂由老妈陪同来上课——上课时候老妈在边上看着^_^这次姑娘改穿普通毛衣、普通长裤、普通旅游鞋(不再是高跟了),虽然神态依旧,但是再也不让人感觉盛气凌人了~看来高跟长靴是相当有压迫感的道具啊~奇怪的是,学新舞步好像也不如原来快了~我早该看出来的——还是一个孩子啊~孩子~年轻的孩子~任性的孩子~

恐怖的在于,跟我一期加入的爆炸头姑娘貌似穿了条丁字裤,配合低腰牛仔裤倒是相当有杀伤力~考虑下回开始戴墨镜上课了,以避免与环境产生格格不入之感。所以说我上面讲班上大部分是学生恐怕不对,这位应该算妇女了~

感谢老师为包括我在内的学员精心挑选、刻录最新的伴舞音乐~虽然老师把原先光洁得盘面折腾得乱七八糟的~呵呵~

 
2

Hip-Hop & Jazz 第二期 第一堂

Posted by Elias on 十二 9, 2006 in 匪夷所思的平淡生活

说什么来着,第一期果然没学会,现在开始上第二期了。郁闷地发现这周体力很差,今天上课完全没跟上,学的新动作的节奏和细节都没有记住,大致顺序也就下课前才终于回忆起来的。看来老师说得对,想跳好了就得有好身体。

老师还是挺逗的,亲自帮学员刻音乐盘,而且是个电驴的爱好者^_^到底是年轻人啊,适应潮流。

今要说的不是这个,也跟街舞没什么大关系。这两堂班上多了个比较入时的姑娘,身高170左右,银质大耳环、化妆颇浓、面容姣好、身材出众。上一堂穿6分左右高跟鞋加紧身皮裤,这一堂穿白毛衣、紧身牛仔裤,不过整个肚子暴露在外(奇怪,为什么有些人就肚子就没有赘肉呢,难道我平时不应该老坐在电脑前)。这姑娘跳舞不但学的快,而且舞姿出众。总之呢,这应该是一个舞池中的焦点、生活中惹祸的根源那样的女孩。

我这回想说的不是姑娘如何如何好,而是这姑娘带男友来一起上课。嗯,其男友是一个颇有痞气的人,个头不低,应该也是折磨一方的人物。不过呢,姑娘每每催促其男友好好学、快快学之类的,如果其男友不离,女的就厥着嘴自己跳,一幅使小性儿的样子;男的上场认真学的时候,女的就在边上冷眼仔细观察;如果最后男的学不会,女的还会专门在场边特训。可能也是为了有朝一日在舞场双双起舞炫一回吧。让我想起大学时候司空见惯的一个景象——强势的女孩多方激励、培养男友的故事,每每怒其不争、怒形于色。

总之啊,我想说的是:年轻还挺有意思的^_^

 
4

食堂晚饭两事小记

Posted by Elias on 十二 7, 2006 in 梦中的迷离故事

去食堂晚饭路上,看见学校四面都是落地玻璃的舞厅里在开瑜伽课,满满当当,温柔阵阵。我琢磨着没准什么时候里面上课的人就能看见个人(或者多个)把脸贴在玻璃上,与玻璃亲密到五官变形为猪之一族的程度。倘若这么干的是个小孩,那么人们可能会说:看呢,多么天真无邪,追求美好的小孩子啊。倘若是个大人,人们可能会说:哎呀,瑜伽都没见过,真老土、真没品~倘若站的是个博士,人们会说:咦?和尚看姑娘练瑜伽不犯戒么?

在食堂,我跟大师傅说:打一份炒豆干。结果大师傅没理我。我聪明伶俐地一指——要那个。大师傅把菜扔我盘子里,我一看收了我三块五。当时就急了嚷上了:哇噻,一份豆干三块五,还让不让学生过了,最过分是这豆干还长得像红烧带鱼!!(声音小了点)而且味道也像红烧带鱼。(声音更小了)哦……好像就是一份红烧带鱼。呵呵,吃带鱼也不错,师傅您先忙啊~

 
1

有点麻烦的StarDict

Posted by Elias on 十二 5, 2006 in 无责任乱弹

前半年写过一个帖子和“金山词霸”再见,事实是没错,只是我当时的用词现在看来略嫌危言耸听了些。提起这事是因为近来传说StarDict的现任维护者为了筹集出国的钱,对字典下载实施强制收费了,引来一些网友不满。

说起来开源软件对下载收费并不过分。开源不等于免费,StarDict所使用的GPL协议只是要求作者必须既提供编译好的软件并且也提供源码,但并没有要求源码必须免费提供。当年Richard Stallman创建GNU之初也是贩卖过Emacs的源码磁盘。就我个人的理解来看,对于GPL这种允许二次发布的协议来说,获取源码的渠道收费与之并不矛盾,买到源码的人也完全可以以免费或是商业的方式再次发布,只要保证其对软件做的任何修改都仍以GPL相容的方式公开即可。当然,如果想要准确的答案,就得咨询相关专业的律师,才能弄清楚开源协议究竟是怎么回事(没准专业人员也没几个真正清楚的……)。

StarDict事件重要的问题在于,其现任维护者胡正在其网站上提供的字典本来就存在一些版权问题,很多字典都是破解商业词典得来。应该说很可能这种行为触犯了版权法,这与开源的精神是相背的。出于这一点,我感到StarDict的现任维护者还不够成熟,还没有真正理解开源的精神和业界的游戏规则。如此工作方式,是可能弄出问题来的。

胡小伙维护的网站有不少其个人言论。有网友对其发表在StarDict词典下载主页上的所谓“天才哲学”颇为不屑。鄙人大致浏览一下,只能说从科学研究的角度看胡小伙实在没写出什么实质性有价值的观点。至于思想嘛,应该说还谈不上是什么思想,不予置评了。不过话说回来,胡小伙自己在大学毕业的那篇文章里说“人不轻狂枉少年”,姑且原谅他的各种言论。应当承认,胡小伙在开源软件方面还是做了大量工作的,态度可算勤勉,StarDict作为词典软件也确实是同类软件中比较出色的一个。

总之,开源工作还是应当尽量在遵循法律的条件下开展较能维持其健康发展,更何况开源的最大优势也并不是免费(虽然好多用户觉得是这样)。有空的时候,得考虑一下授权合法的好字典这个问题(英英词典倒是有WordNet什么的还算不错)。至于StarDict这次的事件,慢慢静观其变吧。或许会因为此次事件引起字典版权单位的诉讼造成StarDict就此死掉(应该不会,就算字典死了,程序代码还在),也或许仍会没事人一样活得很好,当然也可能会出现有网友过于不满而催生其他维护者掌控的新分支也说不定。现在谁知道呢。

Elias的邪异门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京ICP备10013669号 瑞豪开源提供VPS)Theme design by Laptop Geek.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